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谁说男老师不能骚
谁说男老师不能骚

谁说男老师不能骚



我叫方强,那年我二十五岁,师范毕业工作第二年。任教於省城重点高中, 按着规划的事业线在前进,看起来春风得意。
 
  学校新来了一批教师,小影进入了我的心房。她中性风格装扮,小巧清新讨 人疼爱,性格恬静内向,最垂涎的是那对木瓜奶。於是,我发动了情感攻势。小 影对我也是比较欣赏,於是关系日渐火热。
 
  同来的还有一个叫刘玫的女孩子,她和小影是大学室友闺蜜。与小影相反, 她落落大方,风情万种,早已名花有主,她的男友是异地特种部队服役的阿雷。 
  小影和阿玫同住一个由学生宿舍改装而来的临时公寓,住二楼。
 
  以上各楼依然是学生宿舍,这种建筑结构为后面埋下了隐患。
 
  我是甲班主任,小影教乙班,阿玫在我班任教。由於任教关系的天然联系, 我跟阿玫来往也比较多,对於她,仅仅是友谊的关怀。
 
  小影对於我们工作来往不为介怀,使我大感宽慰。
 
  但是,奇怪的是。我跟小影的关系似乎停滞在瓶颈阶段,青春男女,我是烈 火炎炎,她却是湿柴一把。一有机会,我便在寝室揩油佔好。甚至,在我舌功之 下,她双峰傲立花瓣泥泞。任凭我肆意轻薄,但始终不肯让我佔有她的第一次。 
  拒绝的次数一多,我便怀疑她是否真心有情。霸王上弓终不是我所喜好,心 情也是郁闷不已。
 
  冬夜,小吵之后,准备入睡。
 
  小影手机短信将我叫起,於是草草穿衣忐忑不安地摸入了她们寝室。
 
  推门进去,发现她们开着床灯都未入睡。
 
  小影泪眼婆娑正色问道:「当着我们的面,你对小刘是否有意?」
 
  我大惊:「神人啊,这都知道?在你们来之前,我是追过我们学校的刘霞, 不过那已经过去了,她现已和体育老师结婚。」
 
  小影忍不住噗哧一笑:「笨蛋,说什么啊?你不说我还不真不知道你这花心 萝蔔追过刘霞。帐我记下了,别打岔。我说的是姓刘的阿玫。」说完她看着我们。 
  恍然大悟,我气愤道:「原来我们进展不大的原因,是家有醋坛啊。还真以 为你不介意我们工作来往呢!」
 
  小影说:「哼,狗屁!感情是无法分享的。赶快老实交代。」
 
  我诚恳道:「我跟阿玫真是正常工作往来,别无它意。」
 
  边上一直笑吟吟看着我们的阿玫,明亮的眼神突然有些黯淡。却继续面带笑 意,劝说女友:「像强哥这样的潜力男孩要值得珍惜,他待你真心好。真让我羨 慕呢!」
 
  小影终於喜笑颜开,粉拳捶了我一下:「放心了,算我没有看错人!我答应 成你女友……时候不早啦,你滚回去吧。嘻嘻」
 
  看了看窗台上的闹钟,阿玫说,这时宿舍大门已经关上,叫门恐怕不方便。 
  我咬牙道:「娘子,我翻阳台上的窗格下去吧,反正又不是没爬过。容易得 很!」
 
  女友担忧:「油腔滑调!这个时候上面部分学生还没有睡觉,在阳台上看见 你爬下女老师宿舍,说出去影响不好。」
 
  阿玫心生一计:「反正我和小影都已经洗澡了,强哥今晚就留宿吧,你们别 做怪事哦」媚眼一抛,不由让我心神荡漾。我们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既 然阿玫不介意,我们乐得满脸通红地答应。
 
  由於通过了最终测试,三人兴奋不已,小声地聊天。开始那侧的阿玫还是有 说有笑,最后熬不住困意,床头灯下,她似乎先入梦乡了。
 
  软玉温香在抱,不由鸡巴挺立。
 
  女友握住我的坚硬:「死鬼,又想做怪事?」
 
  「当然是想对你做怪事啦!我今晚想要你」我趁热打铁。
 
  「不行诶……真的不方便。改天一定给你。」她示意了对床的阿玫。
 
  「这样吧,宝贝用口给我弄出来吧。你太漂亮了,我憋得难受哦」我欲火焚 身。「好吧,看在小强听话的份上,今天奖励你一次哦。哼哼」我大喜过望,她 以前可只是象徵性含含。
 
  其实在双手游走之下,她也早已花径氾滥成灾,於是乐得顺水推舟。
 
  由於是原来的学生单人床,女友不便退到床尾。索索中,从被窝转身方便改 成69姿势。铁床不堪两人的重负,动作中,不由发出咯吱的响声。我担心地朝 阿玫床上望去,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她已俏眼睁开,狡猾地对我眨了眨眼。食指做 嘘心领神会,敢情这浪蹄子想看现场直播?好吧,哥就免费出演了。
 
  鸡巴不由更加胀大,女友被窝中嗔怪地一捏。
 
  我的硬屌突然进入了一个温腻软润的空间,一阵快感从顶点想全身蔓延。 
  不由一阵畅意的陶醉!人生夫复何求?罪恶粗糙的手慢慢向女友下体深处游 去,可以感受粉嫩大腿内侧一阵阵的鸡皮疙瘩。
 
  我小心地将外侧地被子扎紧,怕她看到对面醒来的阿玫。同时良好的隔音错 觉让她不至於太压抑自己的呻吟。又将内侧的被子松开,一来她可以换气,不至 於憋闷到心爱的女友,又可以让阿玫听到被内的动静。
 
  小心地抚摸卷曲的草丛,调皮地在粉嫩的阴唇边摩挲,却又在小穴前止步不 前。我可不能用手指突破那层宝贵的薄膜,小兄弟不答应啊。只能轻轻拂过含苞 的嫩芽,却又激起爱潮无数。
 
  春天的声音逐渐在房间瀰漫。
 
  那边,阿玫却闭上了眼睛,被子在阵阵抖动。呵呵,这妮子肯定在自慰! 
  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得帮她解火啊,不经意间看到床头的撑衣桿.
 
  灵机一动,腾出了耕耘的右手。女友正不满小穴的空虚,冰冷的左手接踵杀 入。小影不由一阵激灵,呻吟变得哆嗦起来,娇呼一声「想死啊」。左手在她莲 瓣上沾了些淫水,轻轻抚弄她的菊门。
 
  右手用撑衣桿的倒钩将阿玫的被子掀开,一阵凉气袭来。阿玫睁开迷离的媚 眼,却不拒绝撑衣桿的进入。可以通过轻微的撑衣桿手感,触摸到她的胸前的奶 头已经慢慢傲立!心中不由充满双重成就感。
 
  阿玫将柔手从被窝中弹出,指尖在微暗的灯光下闪闪发亮,一滴黏液在拉长 变丝。然后挑逗地看着我,将手指用嘴含着,缓缓地抽动手指。彷彿我的鸡巴正 在干她的骚嘴!真他妈的天生淫荡,差点让我精关大泄。好容易控制住冲动,转 而将左手从女友菊门发动进攻,小影不由一阵闷哼。
 
  将撑衣桿从被窝抽出,阿玫不解的眼神在渴求。我神秘一笑,将撑衣桿掉头, 尾柄带有一个圆球。阿玫飞吻对体贴表示感谢,我将圆柄直捣黄龙。由於淫水润 滑,圆柄破关而入。阿玫长叹一口气,咬紧贝齿下身不住地轻轻迎合高频振动的 衣桿.   双手却不停地挤捏鲜嫩的奶子!
 
  这边,早已将中指攻入菊花之中,不停花去搅动。女友更加兴奋地吞吐。 
  最后,我一声长啸,将万千子孙射入女友的嘴中。指尖捅入肛门深处,女友 一阵剧烈的哆嗦,淫水将我手打湿。右手奋力将衣桿顶入阿玫深处,阿玫如死鱼 般地僵直不动。
 
  三人同时在瞬间攀上了高峰,我关了床灯抱着女友昏昏睡去。
 
  深夜。
 
  不知何时,被阿玫的床灯刺醒。
 
  我朦胧中却发现阿玫不在床上,於是抬眼看了卫生间,那边传来一阵急促的 嘘嘘声。怀中的女友在呼呼大睡,她有睡觉有戴耳塞听音乐的习惯。
 
  呵呵,有了。
 
  我色心大动,瞧瞧轻轻钻出被窝。穿上拖鞋,站在卫生间门口。阿玫惺忪地 打开门,一看是我。由一惊,好大胆子!我说女友一时醒不了。阿玫坏坏地说, 你想干嘛?「想干你,让阿玫嚐嚐我的肉棒。开始便宜了那根棍子!」我愤愤回 应。
 
  「呵呵,胃口好大。我替小影满足下你,那要看看你有多大能耐。嗯…… 
  啊……不要这么粗鲁……小心我……告诉阿影你……强强奸!别吸奶头… 
  …痒啊」阿玫轻轻地喘息更激起了征服欲望。
 
  「哼哼。你敢告诉她,那就一起肏!我就替你男友小雷教训你这个骚屄,一 天到晚到处放电。说……是不是暗恋我很久了,想勾引我?」我粗鲁地凌辱阿玫。 
  「人家才不是骚呢,我一开始就对你有意……你这死木头……哼……顶得太 深了啊……小影还是处女,我替她分担下……强哥就不会有那么多精力辣手摧花 ……啊」
 
  干!居然发骚有理,勾引无罪啊!我坐在马桶盖上,看阿玫尽情地骑乘,双 乳波动。自然也逃不掉我矫舌的玩弄。
 
  「说小雷干你爽吗?我弄你如何?」
 
  「自然是小雷更会弄,人家和他青梅竹马。强哥是临时的。」
 
  阿玫咬牙不从,我不由醋意上涌。将她双手反剪,蛮腰贴在马桶盖上。将鸡 巴狠狠插进她的嫩屄,死命地抽插,带动薄薄的嫩肉阵阵地进出翻滚。
 
  「小雷的鸡巴……更粗些……你的更硬……弄得更久……要肏坏了啊……」 
  阿玫招架不住。
 
  「那以后我俩一起干,好不好?我弄一三五,他弄二四六,星期天……阿玫 休息……」
 
  「不好……啊……轻点……这样小影和男友……会知道的……我只给你弄这 一次……看你以后……是知道我爽……还是小影爽……再也不给……你干第二次 ……让你充满遗憾……顶到头了……啊」这浪货还知道得不到才是最好吃的。 
  抓住阿玫的双峰,将浓精送入子宫深处。
 
  开门的瞬间,似乎看到一个未燃尽的烟头从楼上飘下,接着听到楼上阳台轻 声掩门的声音。莫非,这时还有学生未睡觉?压抑住心中的疑惑,匆匆打理了一 番,分别爬床睡觉。
 
  早上,女友奇怪地问:「昨天,这撑衣桿挂床头,今天怎么到床底下去了?」 
  我和阿玫相视一笑。
 
  我回应到,可能昨天是你太用力摇了吧!「死鬼……看我不打死你!别跑… 
  …」
........